微霜初渡

谢谢关注!!!
圈名栖迟.

这儿堆文处【明明不是太太却总喜欢码码文的渣】主全职王耀。

本命.信白.备亮.邦信.王喻.伞修.all叶.prprpr

最近倦怠期。

有想k列的小伙伴就自戳:
企鹅1508195924
贴吧id花鈴酱
新浪:鹤球男票雨箐

©微霜初渡
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双鬼】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

九太太你这又是何必:-I明明是太太却嚷着自己渣我看着一阵心绞痛_(:3」∠)_

夔九九__二翔说他要喝六个核桃:

#OOC文风抽搐文笔渣#


#大概古风架空?谁知道我写的什么鬼玩意#


#BE坐等被打#


#论太太 @*也请记住我此刻最爱你的模样°『雨箐♡彦 与小透明的天壤地别#没错写的好的都是太太的其余奇奇怪怪的都是我的


#感觉脱节都是因为我太渣了#


#打这个Tag会不会被打死#


#要杀要剐冲我来#


迟到的......都不敢说是生贺了。不忍心下笔......但脑洞开了就像泼出去的水......不写完浑身难受......【一天不装逼浑身难受的意思吗】【什么鬼】


到昨天晚上才发现雾草22号了!之前上课开了脑洞定了定框架......感觉还有好久啊......然后就没有然后了......


谢谢太太和我合了文!小透明好激动好开心!好多更多的是好羞耻我这么烂的东西和太太的放一起兼简直......心累的紧 


【写着写着还用到了化鹤归里的......】



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



“李轩!”吴羽策不顾一切的朝李轩所在的位置冲去,全然无视射过来的箭镞,斩过来的剑刃。一切阻挡他的东西,杀!他何时怕过!


太刀落在术士身上的一刹,死亡之门已抢先打开。无法阻止了,吴羽策就这么眼睁睁的,看着李轩倒在混乱中。


一闪身,吴羽策便已接住即将倒在血泊中的李轩。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李轩,吴羽策突然发现自己心慌得很,他怕了。


即使在上级明确指令,不需要和李轩同为鬼剑士的他时,他不怕,他相信自己的实力终将被证实;在战场杀敌破阵,浑身浴血,看着身旁的战士们同伴们一个个倒下,身后已是满地骸骨时,他不怕,他心中有信念,支撑他绝不倒下的信念。因为,李轩。还在身旁啊。


可现在的吴羽策,红莲天舞死死地攥在手里,长得本十分俊美的脸庞苍白无力,面颊还有几块斑驳的血迹,看不见眼神,瞥不见面色,他是真的怕了。他怕李轩就这么倒下,他怕身旁再也没有他。


“李轩,坚持住,我现在就带你回去。”吴羽策努力保持着镇定,可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着。


“噗。还是第一次看到阿策这么紧张呢。”李轩声音轻得很,可就算这般轻柔在吴羽策听来一字一句却重如千钧。已经连说话的力气也剩不了许多了吗……  


吴羽策心头一紧,加快动作将李轩移到背上。剩下的残兵已不多,虚空援兵也已赶到。吴羽策就似冲来时般,背着李轩杀出重围。


“我说,阿策啊,我想在去我们以前常去的那座山头看看。”李轩虚弱的声音,夹杂着炽热的喘息,在吴羽策耳畔轻轻摩挲着。


“不行,我们先回大营。”吴羽策回答的坚决。


半晌,又自顾自地说着:“以后,还有很多机会去的。”


“好阿策,带我去嘛。”李轩半笑,大概是撒了个娇。


“何必自欺欺人呢。” 


 


吴羽策终究还是妥协了,纵然他心底执拗的认为李轩只是受了些小伤,包扎包扎就好;纵然他想强迫自己相信李轩不会死,他们还会并肩战斗许多年,直到地老天荒,直至沧海桑田。


李轩安静地趴在吴羽策背上,安静的可怕。他平时虽说不上像同盟里那个剑客般聒噪,可却也不是个高冷的主,倒也经常逗吴羽策一笑。


“李轩,说句话。 


“好的,阿策。” 


随后,再无半句。只有均匀的呼吸声,极其轻微地在耳畔回响。






吴羽策与李轩肩并肩坐在半山腰,李轩将头靠在吴羽策肩上。


他从未想过会有今日。


李轩在他心中,不仅仅是可以将生命托付给对方的存在。

他也是他的信仰。

他自年幼到如今,唯一的信仰。


吴羽策出生在战乱之中,那样兵荒马乱的时代,他能感受到的爱太少。
父亲早已不在,连尸骸都未见过。
母亲将他背在身后,跟着一群逃难的人民,日日夜夜奔走逃命。
可战争太残酷了。
即使是这样,也终究难逃一死。

那天傍晚,连绵的火海蔓延,似是要将落日灼伤般炽热怕人。到处可见逃难的人们,
及死去的人们。

叛军放火烧了整个部落。
无情,无义。
有幸逃出来的,也被一一射杀。
无论男女老少。
叛军首领的命令是屠村。
莫要留活口。

吴羽策静静地伏在母亲怀中,较之屋外的纷杂,屋内安静得过分。
“阿策,出了村子一路向西,找到虚空军营。”

“虚空将士会收留你。”

“阿策,娘不能再陪你了。”

“保重。”

吴羽策的母亲与叛军一兵卒有生死之交,托他将吴羽策偷偷带出叛军包围圈后,再耀江边分开。

而几月后,他也终是寻得了军营所在之处,因根骨姣好被将士们看重留在营中,却也没有什么大的作为。众人皆道他许是年纪尚轻,又早年丧父丧母,故整日浑浑噩噩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吴羽策那时着实有些茫然,他不明白母亲让自己来军营的目的。
他想过报仇,把弑父戮母的叛军通通斩杀,鲜血染红衣襟袖口,一如那日残阳。

但这又有何意义?

他还年轻,但却也累了。
斯人已逝,又何堪回首?他只想静静地熬过这辈子,入黄泉彼岸,等转世轮回,逃离这乱世。

吴羽策本想永远这么活下去,直到那一天——
出征的士兵们凯旋归来,
为首的,不是军队将军。
是一个同吴羽策一般年纪的少年。
如墨长发没有束起,堪堪搭在肩头。刚从纷乱战地前线回来,眼眸却平静如水。

听士兵们说那人名为李轩,是个鬼剑。这次战役的胜利,全靠他凭己之力掳获敌军军师所赐。

吴羽策有些恍惚。

他从未见过见到李轩,而后却再也没见过。

但只比一眼,却再也忘不掉。

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李轩的身影在他眼前,挥之不去。

他决定成为鬼剑。

殊不知,从此万劫不复。


第一次和李轩交手时,暮色低垂,皎月高挂,隔岸荧光明灭万点。人生逢一对手。是何等快意之事。刀光血影交织,鬼神之力弥漫,却是不经意间,一齐燃起盛宴。


“我们,可能不需要再有一个鬼剑。”


“我能够做到。”那是吴羽策对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

后来,天际一线斜阳,和着鲜血染红了大地。他和李轩背靠着背,手中太刀泛着淡淡的黑雾雾。就算看不清对方的脸,就算看不见对方的动作,却依旧默契无间,双鬼拍阵化一切为灰飞烟灭。


 


 李轩温热的鼻息忽的贴近,一下将吴羽策带回到现实。


“阿策啊,我一直有个愿望呢。”


“是什么?” 


“只愿……”李轩的声音越来越模糊,飘忽着渐行渐远,可吴羽策,却清晰的听见了,一字一字,字字珠玑。


 ——只愿君心似我心。


吴羽策再也无法抑制,泪水顺着眼角一滴滴滑落,碎在地上。


你的心意我何曾不知,我的心意又何曾不与你一致?


李轩,真的,只能相思了呢。


最后一次,也是第一次抱紧你。


到最后才发现,一直想对你说的,现在只能对你说的,最后一句话。


——定不负相思意。


 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大概......就是这样了......看到这来的.......就手抖给个爱心吧......在手抖......给个fo吧......【要求太多了啊你!





  1. 微霜初渡Peter Pan.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九太太你这又是何必:-I明明是太太却嚷着自己渣我看着一阵心绞痛_(:3」∠)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