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霜初渡

谢谢关注!!!
圈名栖迟.

这儿堆文处【明明不是太太却总喜欢码码文的渣】主全职王耀。

本命.信白.备亮.邦信.王喻.伞修.all叶.prprpr

最近倦怠期。

有想k列的小伙伴就自戳:
企鹅1508195924
贴吧id花鈴酱
新浪:鹤球男票雨箐

©微霜初渡
Powered by LOFTER
 

尘埃。

九太太的文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夔九九__文起四海以御九州:

我只是浮空中万千尘埃中的一粒,微不足道,观望着人世间的盛衰离合。
 
那日我落到一处旧相框上。相纸略微有些泛黄,上面除了我却并未落下什么灰尘,可见主人对它的爱护之至。照片上,一个小姑娘站在两个少年中间,小姑娘开心的笑着,两个的酒窝嵌在嘴角甚是可爱。站在右边的少年应该是小姑娘的哥哥,微笑着摸着小姑娘的头,温柔又阳光的样子让人心中一暖。站在左边的少年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,嘴中叼着根棒棒糖,眼神似有似无的瞟向镜头,看上去总觉得不太自然。
 
我认识这个少年,他的名字一直深深印刻在我脑海中。叶修,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似有千钧般,于我分外珍重。我曾经为了追寻他的足迹,努力在目光所能及他的地方驻足,攀附着一切能使我站稳脚跟不随风而去的东西。只为见证他这一路走过。
 
仔细算算,应该是有十年了。
 
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他如此上心。每天飘过形形色色的街道,见过形形色色的人 ,却始终没有任何风景值得我去停留。我宁愿被风扬起,再带往下一个远方。
 
可那天,我落脚于一片窗台。窗户还是开着,我踩着风让他把我带进房间里。
 
屋内有一个少年坐在电脑前,双手飞快的在鼠标键盘上操作着,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。他的嘴角轻轻勾起,却并不是那种让人暖心的微笑,相反,看着还略微有些欠揍。我听到几句垃圾话从他嘴里蹦出,心想:这人怎么这样,和他一起打游戏的人不会觉得讨厌嘛。
 
可我错了,那几句话换来的是对方长久的沉默,良久,我竟还听到一句谢谢从耳机里传来。
 
我纳闷的很,困惑之感自心中升腾,这也促使我决心留下。
 
他玩的那款游戏名叫荣耀,这名字我喜欢的紧,念着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,觉得说出这个词的那一刻身后仿佛有万丈光芒般。
 
这款游戏还成立了职业联盟,我遇到他的那一年便是联盟初期的第一个赛季。他也是个职业选手,还是队长。嘉世,他会有所作为吗?
 
结果无疑是令我惊讶的,我断不会想到,在这个联盟刚刚成立的第一赛季,他就拿到了总冠军,这至高无上的荣耀。我看见他的嘴角又勾起了一丝笑,可这笑容我看来却与上次不同,大概是透露着些许喜悦吧,但更多的却是处之泰然。
 
我发现,他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。
 
后来,第二年,第三年,他依旧在战场上驰骋,依旧,是冠军。
 
我开始打心底的喜欢他,大概有些像少女怀春般的心思。我看着坐在电脑前的他,操纵着屏幕里那个叫一叶之秋的角色,英姿飒爽,杀出一条血路,内心就莫名心潮澎湃着,抑制不住的想高声呐喊。可惜我只是一粒小小的微尘,哪里谈得上呐喊,发出的声音是他完全无法听见的。

 
可第四年,他的王朝被终结了。那个和他对决了三年的对手韩文清和他的霸图站在了最高领奖台。我私心重,总想着冠军要一直是他的才好。其实心里也清楚,万事没有绝对,但看见站在高处的是别人,还是会觉得难过。
 
往后的几年,他再也没有得过冠军,他在队内的处境也愈加尴尬。
 
我为他忿忿不平,在团战中明明是别人故意排斥不接应他,最终却还要将一切责任怪到他头上。我不懂世上为何会有这么不公平的事,我更不懂他为什么从未对此表示过不满,为什么要甘愿背锅。可我只是一粒小小的尘埃啊,想破了天也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 
终于,他的战队给他找来了新的接替的人。我看着那个年轻人一脸春风得意的表情,听着对他用像是嘲笑一般的语气说出那些话,我哭了,哭得无声无息。他就要在荣耀中消失了吗?我不甘心。他那样一个热爱荣耀,愿为此付诸一切的人,怎么会甘心就此止步自己荣耀的道路?
 
他的确不负我所望,那天夜里离开后,他走近了不远处的一家网吧。他开始重新用起很多年前故人留下的账号卡,是个散人。君莫笑,你们可别笑啊,我,又回来了。
 
他从荣耀新开的第十区白手起家,还认识了一群很有天赋的新人。他组建了一只名叫兴欣的战队,从挑战赛开始打起。我欣慰的笑了,我想,他一定对冠军还有眷恋,他一定还想再拿一个冠军,真好。
 
然而在这个赛季,嘉世却落没了,掉到了挑战赛里,也就是说兴欣要想赢得挑战赛进入联盟,就一定要打败嘉世。我不知道那时他的内心是什么感受,他应该会有些恍惚吧,要面对自己曾缔造辉煌的地方,还要打败他。
 
毫无疑问,虽然艰难,但他仍带领兴欣赢得了挑战赛。我是欢喜的,他又离冠军更近了一步。
 
之后嘉世被挂牌出售了,我其实心下暗自窃喜,偷笑着谁叫你们不好还珍惜他。可我看到他少有的皱起了眉头,望着不远处的嘉世,眼神深邃看不见底,火星在烟头处扑闪扑灭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,吐出的烟雾缭绕于眼前,让我看不清他的脸。
 
嘉世的老板同意让他买走一叶之秋,可他却拒绝了,反而要了沐雨橙风。我惊讶,难道他不想要回那张与自己有那么多年感情的账号卡吗?
 
当然我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知道了于他更重要的东西,那都是后话了。
 
沐雨橙风转会到兴欣后,苏沐橙自然也跟着来了,他还挖来了猥琐流大师的方锐,这样一来,兴欣可不就有三个全明星了吗,纸面实力还是很可观的不是吗?

 
然而真正到了比赛,兴欣却并不如鱼得水,大家都还是没有经验的新人。我不禁有些担忧,但内心依旧笃定,相信着大家相信着他。
 
我看着他们一个个成长起来,一步步向着更高的荣耀进发,身上耀眼的光芒闪的我睁不开眼。我都不敢靠近他们,光亮的他们,怎么能被尘埃沾染啊。
 
 
他们一路闯进了总决赛,我粘在他红白色的兴欣队服上,跟着他一起来到了赛场上。在这最终的时刻,我想亲眼见证他,冠冕为王。
 
最后的六点五秒真的难以置信,我在那愣了好久也没反应过来。他垂下的手臂无力荡了荡,差点把我扔走。我死死地抱住他不放,这一辈子的不想再放手。
 
没错,他是真正的全职高手,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存在。
 
他前方的道路还很长,他的荣耀是永无止境的。
 
纵使我只是他走过扬起的尘埃中微不足道的一粒,但我仍愿一路追随他的脚步前行,见证他的荣耀,他的光辉于我眼中从未消散。
 
愿荣耀托起属于他的光芒,照耀所及的每一寸土壤。
 
我在心中暗自庆幸与他相遇,最了不起的他。
 
 
 
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,白皙而又骨节分明,好看的紧,像极了他的手。我抬头一望,正好看到他叼着根烟,云淡风轻的眼神叫我看不穿。
 
他将我拂去,我又飘在了空中。
 
我望着他的脸,有些虚胖的脸看起来并不怎么帅气,却让人莫名觉得舒服。
 
大抵是因为,在我眼中— —
 
他,在发光吧。
 
Fin.

  1. 微霜初渡Peter Pan.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九太太的文(๑•̀ㅂ•́)و✧